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打炮:kandapao.cc 看打炮:kandapao.xyz 广告联系✈:@kandapao

香港来的女同事

 2008年,在北京奥运结束的第二天,我回到了北京。那时的我一无所有,没钱,没房,没女朋友,没工作。在出租屋里凑合过了一段时间后,我的人生收到了橄榄枝。我刚毕业时的那个教育公司的副总裁跳槽,自己单独开了一家培训学校。有一次在QQ上偶然跟他相遇,听说他在招兵买马,便向他询问有没有合适的工作。没想到这个老板对我极为热情,不仅亲自出面跟我喝咖啡聊天,鼓励我加入他们团队,并且承诺月薪不低于一万。这对于当初水深火热中的我无异于雪中送炭,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当场跟他签了约。没想到,在这个公司刚干了没多久,公司就被一个香港的公司给收购了。就是这次收购,让我开始了两段美滋滋的人生艳遇历程。

  再启动收购事项的那段时间里,香港总公司派了一个女生来到北京统筹收购事项,包括财务和人事的对接。第一次遇到这个女生是在一次饭局上。08年的11月,我的老板带着公司的包括我在内的几个骨干员工,请她吃了顿饭。当时老板介绍我们跟她一一握手,介绍她的名字叫Vicky。她穿了一身黑色女式风衣,下面穿了一双英姿飒爽的长筒马靴,乌黑长头发,显得职业而干练。她的面庞不算特别好看,但是有一种内地女生中的罕见的独特的气质,性感而冷艳。那天吃饭的时候我不时地看她,但她却从未跟我对过眼。我以为跟她也只是一面之缘,但两天后的一个晚上,老板突然给我电话,说他们在唱歌,让我过去助兴。我到了之后,进门就看见Vicky坐在角落里。那群人看我来了,就帮我点了首张学友的“听海”,我的拿手绝活。唱完之后,Vicky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我礼貌地对她微笑,她也对我笑。在同事的怂恿下,我跟Vicky又对唱了一首歌。唱完之后,Vicky看我的眼神发生了彻底的变化,那是种对红颜知己才会有的眼神。

  那晚结束后,我跟Vicky互相留了电话,然后接下来一个星期,每天我们都会在睡觉前聊天。终于有一天,我向她提议:要不要一起去弹钢琴?

  于是,我成功地祭出钢琴的杀手锏,将这个香港小美女拿下。

  从事情的进展来看,正确的说法,可能应该是她拿下了我,而不是我拿下了她。因为整个过程,她都像个御姐,引导着事件的进展。那天晚上我们先是一起吃了火锅,然后按约定去了钢琴房。我还是祭出那套你坐我腿上,我教你谈情的老套路。然而,这种幼稚的套路在御姐Vicky这里根本失去了效用。因为当我很怂地从后面抱住她,轻轻地亲了她的面颊一口之后,她突然转过身,一把抓起我的衣领,热情地张开双唇吻住了我,紧接着,她的舌头就开始在我的嘴里横冲直撞,我的舌头只能步步退让,最终缴械投降。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被一个姐姐这样主动地拥吻,感觉十分奇妙。她浑身上下散发着迷人的香水味,甚至连口水都有一股甘甜。她的头发遮蔽了我的头部,她的鼻翼跟我的鼻子不停擦过,我能嗅到她的呼吸。她一次又一次地张开嘴,将我我的嘴吃进去,然后在我嘴边留下一层一层的汁液。还来不及舔,她舌头就会再次入侵我的口腔。

  强烈的法式拥吻让我浑身发热,小弟弟也禁不住笔挺起来。她觉察到了我下体的变化,于是毫不犹豫地将手伸进我的裤子里,找到肉棒,握住它,上下来回熟练地给我撸管。我想脱掉自己的裤子,被她制止,说不想在这里做。我说今晚要不开个房?她说:去我公寓吧。

  Vicky的公寓在农科院隔壁的一个商住两用的写字楼里,当时的租金就是每月一万了。进了她的房间,我看见她的桌子上堆了好多材料和文件。她让我洗澡,上床等她处理完一些事情。我说是收购的事情么,她说:商业机密。

  我洗完澡,在床上等了她半天都不过来,于是我赤身裸体,只穿了内裤,悄悄地走到她的身后,低头在她耳边问:你在看啥?她扭头看了看我,轻轻扇了我一个耳光,说:不许看,都是商业机密!我一边吻她的脖子和耳朵,一边说:我会保密的。她被我吻得浑身酥软,坐在椅子上仰起头跟我舌吻了几下,然后说:都怪你们的老板,把公司的财务和人事管理的乱七八糟,还要我来一点点梳理,都累死了。我把手伸进她早已换上的睡衣里,摸到她圆润的乳房,轻轻的捏着她的乳头,一边问她一边说:今晚就暂时忘了工作呗。她被我撩得扛不住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一把抱起她,将她放在桌子上,疯狂地吻她脖子,乳房,然后继续往下,把头塞进她的内衣里,看见了她的蕾丝小内裤。我先是隔着内裤吻了几口,然后我便将她的内裤脱下,认真地给她口起来。爱液逐渐滋润了她的阴道,溢出了她的阴唇。

  性欲高涨的她一把抓起我的头发,然后转身对着我,将她的菊花和小穴呈现在我面前,说到:我要,快给我。我二话不说,提起长枪就是干,扶着她的两个屁股,把肉棒对准她的小穴插将进去。她的阴道很宽,我猜她是个放荡的女人,没少约过炮,否则不会有这种连我的粗大肉棒都感觉力不从心的大宽逼。值得夸赞的是她的臀部,形状就像一颗桃心,秀色可餐。我想她可能是对自己的臀型特别自信,才会主动地让男生从后面进入她吧!

  我一边后入,一边跟她热情地舌吻。十几分钟后,我有些疲劳,鸡鸡便软了一些。而性欲高涨的她却根本受不了这种硬度的变化,于是她转过身,蹲下,一边抬头诱惑地看着我,一边给我的弟弟口交。她的技术娴熟到我甚至怀疑她有在东莞兼职的经历,因为如果不是经历了十个以上男人,是断然练就不了这个境界的口活的。她完全懂得男人需要什么,舌头旋转着在我的阴茎上扬,然后在龟头停止,一口吸入口中。与此同时,她用她尖尖的指甲,轻轻抠弄我的肛门和睾丸间的敏感带,还时不时地用舌头舔我的蛋蛋。不到半分钟,我的弟弟再次梅开二度。

  这次我决定跟她在床上一决高下,于是我抱起她,跟她一起冲向她的床。然后我按住她,在上面用传统的传教士进入了她的身体。回到床的主场,我的肉棒表现远远好于刚才在桌子边,无论坚硬度和粗度都很理想,快速地抽插了几十次后,她睁大了眼睛,用惊奇而可怜的眼神,皱着眉头看着我,大声对我说:Oh my god,baby,I'm coming!

  我至今记得她高潮的表情,印象深刻的是她张开的大嘴和惊讶的表情。从后来跟她的聊天得知,她已经一年没有高潮过了。虽然她不缺炮友,但自己总是很难高潮,因此每次约炮,基本上都是她在服务男生。高潮后,我拔出肉棒,休息了一会儿,而她却意犹未尽,想让我从后面再让她高潮一次。我指了指我的弟弟,说:它有点累了。她看了看我的肉棒,然后对我说:快点硬起来,我还要从后面。

  Vicky翻过身来,趴在我身体侧面,注视着我,然后跟我舌吻,接着开始吻我的脖子,耳朵,顺势而下,我的乳头,腋下,体侧。吻我的全过程中,她都用魅惑的眼神盯着我看,接着,她将舌头从小腹往下滑动,直到我的双股之间。她这次没有直接给我口,而是用舌头围绕着那片区域迂回环绕,偶尔轻挑一下我的一颗蛋蛋,便又离开了那里。得不到的,就是想要的。这种欲擒故纵的挑逗方式,让我的肉棒瞬间又满血复活。见我的肉棒再度硬起来,她便不再掩饰自己的欲望,趴在床上,撅起翘臀,对我说:快,我要doggy style。

  我抓住她的桃型美臀,爱不释手,同时卖力地把肉棒在她的阴道进进出出。她被我干得大喊:Oh, baby you are so big. 然后便是:打我屁股,打我屁股。我狠狠地打她的屁股,用这种痛感辅助她的快感。很快,我就进入了冲刺状态,在射精前,我试着问了她:可以射里面么?她只是喊着:给我,给我。既然她不反对,那我就不客气了。于是,我人生第一次,将滚烫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射入了一个女生的体内。

  想看楼主被VICKY调教的狼友们可能要失望了。事实证明,VICKY虽然是一个床上经验丰富的女人,但她并不是S。实际上,在全中国,甚至全部华人圈中,真正意义上的女S都是非常稀有的物品。像厦门Anita那样的真正的女王,其实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她也是我此生遇到的唯一真正意义上的女S,后来就再也没有遇到过她那样纯粹的调教者。这一点也导致了我从男M到男S的转化。这是后话。

  继续回到我的故事。跟vicky上床后,我们成为了从某种意义上的性伴侣。每天白天在公司跟她表面上装不熟,晚上却尽情纵向肉体的欢乐。那段时间也是我青春荷尔蒙发泄的最最彻底的时间段,我甚至觉得人生最有趣的事情就跟一个性爱合拍的人天天赖在床上,哪里都不去,也不上班。可惜欢乐的时光终究短暂,不久,vicky就要回香港了。回去的那天,我有些忐忑地给她发了短信:我们的事情,你不会乱说吧。她回复:如果我们的事情说出去,我比你更倒霉。

  就这样,vicky消失在了我的生命中,我甚至连她的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或许这就是北京,在这里你可以放纵自己的肉欲而不计后果,不用担心那些跟你一夜或者多夜性伴侣会影响到你的带着面具的人生。因为你们都只是各自生命中的匆匆过客,她走了,不必怀念,因为未来不知道有什么刺激和惊喜在等着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